神農架領先的旅游網絡服務商   手機版網站
登錄 | 注冊 | 我的訂單 | 關于我們  | 吾游QQ群:22518457
吾游網首頁 > 新聞資訊 >
神農架野人之謎
已有398543次瀏覽   2019-09-23

野人是一種未被證實存在的高等靈長目動物,直立行走,比猿類高等,具有一定的智能。其較為正式的學術名稱是“直立高等靈長目奇異動物”。真正的野人到底是什么樣子呢?被定為世界四大自然之謎的“野人”,3000多年前就有了記載。神農架歷代的地方志中,關于“野人”的記載不勝枚舉。據清代同治年間湖北勛陽府地方志中《房志稿》記載,房山高險幽遠,石洞如房,多毛人,長丈余,遍體生毛,時出山嚙人雞犬。拒者必遭攫搏,以炮槍擊之,鉛子落地,不能傷。而房山就是今天神農架北部山區的房縣。古老的神農架,總有一種神秘難測的誘惑力,吸引著一批又一批探險者,1995年,中國國家環?偩趾椭袊茖W探險協會組織科考進駐神農架考察,但時至今日也沒有足夠信服的證據證明神農架野人的存在。

  據神農架林區黨委副書記、區長譚徽介紹,位于湖北省西部的神農架林區境內層巒疊嶂,溝壑縱橫,山勢雄偉,從恐龍時代起,這里的地質運動和氣候變化都比較小,是舉世罕見的天然物種基因庫。神農架有50種植物和70種動物受國家重點保護,包括銀杏、珙桐、金絲猴、金雕等著名瀕危物種,尤其關于“野人”的傳說使這里一直具有濃郁的神秘色彩。

  譚徽在說,神農架地區自古以來就有“野人”傳說。在鄂西北山區,歷代地方志中,都有“野人”出沒的記載。在這一帶,目擊“野人”的群眾多達數百人。目擊者講述的情況中,有人看見“野人”在流淚,也有“野人”向“野人”拍手表示友好。如戰國時代,偉大詩人屈原在《九歌·山鬼》詩中寫到:“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羅。既含睇兮又喧笑,子慕予兮善窈窕。”那“多情善笑”的山鬼究竟是什么?山鬼出沒的地方,正好是古代楚地,在屈原的故鄉附近,楚地就指湖北一帶?梢,山鬼出沒的地方與“野人”活動的是一致的。神農架山地是秦嶺、大巴山、巫山山脈匯合地區,是我國中部最大的山區,素有“中央山地”的稱呼。為我國各種瀕臨滅絕植物如水杉等和動物如熊貓等生存地區。唐代柳宗元也有“猩猩,人面,能言笑,出蜀封溪山”的記載。

  神農架林區宣傳部部長盧德鮮接受采訪時說,近幾十年來,尤其是20世紀70年代以后,神農架的農民、林業工人、醫生、教師以及地方行政官員……曾在森林中,在箭竹叢,在峽谷中的小溪邊,在高山的公路旁,甚至在農舍的附近,多次碰上這種人形動物。但是,由于當時人們科學知識的匱乏,有的人還認識不到這種動物在科學研究上的價值,有的人則因當時的種種原因,不敢外傳。直到1976年5月4日凌晨,神農架林區的6位黨政領導干部,在海拔1700米的神農架林區椿樹埡附近地帶,在兩米左右近距離內,碰上了這種“紅毛怪物”后,才引起各方關注。

  盧德鮮說,從許多人講述的情況來看,我們認為他們的確遇到了“野人”。從橋洞溝到陰峪河一帶的羅圈套、南天門、猴子石、豬拱坪、四池溝等處,一直是“野人”頻繁出沒之處,也是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地帶。這里方圓幾百平方公里,沒有人煙,森林茂密,既有高山峽谷,溪流密布,又有懸崖峭壁,多巖洞,是野生動物天然樂園,有關“野人”出沒的事情是有的。另外,從1994年秋至1996年4月,野考隊已完成了對神農架及鄂西北地區的初步摸底探險考察。涉及神農架、鄂西北20多個鄉鎮,近千平方公里范圍,走訪調查了一年多,獲得大量有關奇異動物(野人)及奇特自然現象的有關信息,并對一些相關信息進行了實地察看與考證,探險考察了一些神秘原始地區。通過認真研究分析,專家認為“野人”這一奇異物種確實存在。

  譚徽在說,從歷史發展而言,“野人之謎”已困擾我們人類幾千年,而在今天科學日益完善,經濟迅猛增長,社會飛速發展的新時代,我們有責任將這一世界之謎揭開。從1976年椿樹椏看到“野人”,中科院派出第一支科學考察隊至今,積累了豐富的第一手野考資料,而在這短短20余年,又不斷有人與其相遇,不斷有新的發現。種種跡象表明,確有一種神秘的奇異動物與我們人類共同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在全世界同緯度的許多國家和地區,也有類似的傳聞,反映這一物種的存在,也在為其存在尋找科學根據。他們中有古人類學家、社會學家、歷史學家、哲學、生物、醫學、法學等諸多領域的許多優秀代表,他們在進行著人類有史以來最有意義的一項偉大工程。人類是從哪兒來的?這是人類從早期蒙昧時代就開始猜測的古老問題,然而直到今天,由于從猿到人進化系統學說存在著化石上的缺環,科學家仍然無法描繪人類誕生過程的全部詳盡圖畫。“野人”也許就是要回答這些問題的人類演化過程中的“活化石”,蘊藏著人類起源的奧秘!

  盧德鮮則說,科學推論需要在充分的事實基礎上進行,“野人”的發現與研究將是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

  第一,如果“野人”確實存在,便可證明恩格斯的科學論斷:在人類進化過程中確實存在那種亦猿亦人、非猿非人的高級靈長類動物,將極大地豐富歷史唯物主義和自然辯證法的科學內容。

  第二,“野人”沒有語言,不會使用工具,但能直立行走,這對于研究前肢解放和制造工具的關系、直立與語言的關系提供了標本和模型,對體質人類學和社會人類學都會起到促進作用以至新的突破。

  第三,在動物進化方面,靈長類動物是怎樣走過人和猿分家的過程,至今仍無正確解釋,而隨著“野人”研究的進展將會為此找到科學根據,更加豐富高等靈長類動物生態學的內容,新的人類進化系統樹必將重新繪制。

  第四,“野人之謎”之所以能讓科學界的專家、學者們認真對待,是因為在它被目擊地點至今保留的古生態環境以及一些極不一般的化石,這些化石表明了它們是一種能直立行走的高大動物,但不是人,也不是現在所說的猿。有人認為是一種進化過程中不成功的介于人與猿之間的動物,這種動物在理論上已經絕滅了,但正是在這些發現化石的地方傳出關于“野人”的事件,這就又使人們產生一種聯想,是否像大熊貓那樣,還存在著個別的這種動物呢?聯系我國長江流域三峽地區古猿、古人類和巨猿化石的不斷發現,對在這一帶出現的“野人”進行考察研究,可以使“活化石”、“死化石”兩方面的研究結合起來論證世界人類起源問題,也將極大地豐富對古猿的研究。

掃描微信二維碼
2个月通过ppt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