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農架領先的旅游網絡服務商   手機版網站
登錄 | 注冊 | 我的訂單 | 關于我們  | 吾游QQ群:22518457
吾游網首頁 > 旅游攻略 > 神農架游記
神農架沒野人了,下山了!
已有438453次瀏覽   2019-09-01



快看!神農架野人造小野人啦!

七游神農架

云橫秦嶺,夜雨巴山。

神農架,位于秦嶺之下,巴山以東。

巴山夜雨,下里巴人,巴人后裔……神秘的大巴山,藏著許多未解之謎。神農架的野人更是磁石一般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可是,神農架到底有沒有野人呢?

據史料記載:1976年一個凌晨,神農架六位林區干部乘車出行,一起目擊野人橫穿馬路,一起下車圍獵野人。野人逃走后,六人請求上級部門增派人手進山抓捕野人,其文檔一直保存到現在。此外,當地還有不少村民多次目擊野人。目擊者的照片和目擊野人的時間、地點都被制成了卡片,張貼在野人科考館里,這一切都似乎證明野人的存在確鑿無疑。

但是,正如與我一同前往神農架的那位小學生所懷疑的,即便六位林業干部當年目擊野人這件事是真的,事到如今,已過去40余年,當初的野人會不會已老死于云海下的某個洞穴里?

那位小學生甚至還做出了更大膽的推測,說當初如果真有野人的話,就不可能只有一個,應該有一群,且應該有男有女,已經制造出不少小野人。小學生的見地,既出人意料,又邏輯縝密,佩服得我五體投地。

帶著小學生拋出的問題,一直想去神農架找野人的我,伙同那位小學生,和一位才五歲的電游小霸王,以及他們忙里偷閑的爸媽,在2019最酷熱的天氣來到神農架。

他們喜歡神農架的氣溫,去那里擺脫空調病。

我著迷于神農架的野人,到那里一探虛實。

神農架第一日

我們一行六人,從漢口乘動車到宜昌,再在宜昌乘巴士,經巴東霧渡河,興山昭君村,進入榛莽疊嶂的神農架。

一路上,巴士都在谷底的G42國道上爬坡。谷頂兩條山脈如兩條綠龍,競賽似地奔向遠方。碧空被兩條綠龍霸占大半,只留一道縫隙,泄下一縷明媚的日光。云朵、山峰、峭壁、巨大的樹枝,將光和影切割成各種形狀,投射在坡樹、道路、車輪、溪流上,明暗變幻,光影飛旋,講述著億萬年未變的天地傳奇。

我們在神農架的落腳點,叫木魚鎮,在一座山谷里。

鎮隨山建,起伏蜿蜒,白墻黑瓦,斗拱飛檐,三兩家豪華酒店錯落其間,一條清澈的山泉自山上嘩嘩而下。溪上有三兩座吊橋,在行人的腳下輕輕搖蕩,像小鎮伸出的舌頭,吻著大山的趾頭。

入夜,三個大人在我們下榻的民宿里打開電腦,處理當天的工作。

我牽著兩位小朋友的手,行走在民宿外的山道上。

一絲涼氣自遠谷吹來,如被冰鎮過,清心爽肺,白日旅途中帶來的勞頓立刻化為烏有。

腳底的街市,頭頂的人家,皆亮著燈,重光疊影,堆金碼玉,或順山脊延伸向遠處,或如螢光一點孤懸山腰,給人一種步入宮崎駿電影的錯覺。

蛙噪夜深,小鎮燈滅,只余街中兩行路燈昏黃,溫暖又沉靜,仿佛神農架閉上了眼睛。

隔床的少年,拉著被頭躺到枕上,長睫撲閃,自言自語:“我們睡覺,野人也睡覺嗎?

我放下手中的書,輕腳輕手地關燈,小聲說:“是的,野人也睡覺的。我們睡酒店,野人睡山洞。

神農架第二日

早上七點,我們一行六人,在民宿一樓吃完早點,一輛黑色轎車來到門外。

司機,三十來歲,皮膚黝黑,穿著白襯衫,七分褲,敞開的領口里露出發達的胸肌,大腿肌肉繃得褲子緊緊的,外形十分粗獷,簡直像現實版的人猿泰山。

我們當中一位女士,從事旅游行業十余年,在木魚鎮有關系很鐵的朋友。為方便出行,托朋友連車帶人地聘請了這位“人猿泰山”。

神農架有六大景區,景區間隔很遠,要翻山越嶺,不借助交通工具一年都難走完。

經那位專業女士提議,我們第一天的旅游地點有三個:板壁巖;神農頂;大九湖。前兩個在同一座山上,從木魚鎮前往那里需要在山道上行駛一個多小時。末一個較遠,到了神農頂還要行駛一小時。

黑色轎車順著民宿外的山道爬行百米,右拐進入G209國道,一直向上行駛。

車內有三排座位:司機和小學生的媽媽坐駕駛室;小學生和電游小霸王,以及小霸王的爸爸坐第二排;我和那位旅游專業女士坐第三排。

坐在車尾的我,視線受到影響,不太方便欣賞窗外的美景,目光穿過前排兩位小朋友的頭頂,望著駕駛室里的司機,無意中發現人猿泰山的長相與我之前所見過的——任何可以稱之為人的動物都不一樣。

他的頭發像一堆打了發膠的棉花團,參差不齊、呆滯凝固的向后支著,從發根到發梢都是藍黑色,那種顏色與發型師打理出來的不同,有點像藍黑墨水,看不出什么光澤。他的兩只耳朵隱藏在巖壁般垂下的發際下,只露出一點輪廓分明的耳垂,像從草叢里冒出的兩片小石塊。

接著,我從后視鏡里觀察到人猿泰山的正面,前額扁平,眉骨高起,顴骨寬廣,突出的嘴唇像懸崖上的巖石一樣厚實。

黑色轎車在不斷升高的山嶺中左彎右拐,像一條黑魚游弋在綠色的大洋里。

由于視線被擋住,我看不見人猿泰山手上的動作,卻仍能感覺到他操控汽車的技術很嫻熟,但他那尚待進化的長相,讓我覺得他跟身下這輛性能上佳的汽車很不搭調。

“一個貌如古猿的家伙,怎么會有一輛馬達轟鳴的現代汽車呢?

“一個看上去像是來自蠻荒時代的野人,怎會有如此高明的駕駛技術呢?

這,太不可思議了!

一個小時后,車子來到板壁巖。

那是一座云霧繚繞、不見天日的山峰。

一開車門,一股刺骨寒風鉆進車中,冷得我直打哆嗦。

“啊——好冷啊——”不知是誰率先喊了起來。

人猿泰山裂開巖縫般的嘴,露出幾分笑容。

“這里海拔2590米。山下28度,山上只10幾度。

幾個大人紛紛拉開背包的拉鏈。

“不行,得加衣服。

(板壁巖—農耕年華蔡平供圖)

板壁巖很有名,漫山長著箭竹林,怪石嶙峋。

據人猿泰山回憶,有不少奇異動物追蹤者在這里發現過野人的毛發、竹窩,測量出野人腳印的長度,步幅間距,發現野人的彈跳力遠超人類,達到2.68米。

我想在此一睹野人的風采,卻又知道那種事可遇不可求,轉而想先一睹板壁巖的風景,跟著眾人爬了幾十步臺階,來到崖頂。

可令人遺憾的是,山上剛下過一場雨,霧氣沖天塞谷,能見度極底,只朦朦朧朧地看見崖下幾座青峰孤懸于茫茫霧海中。

我們在板壁巖逗留了一小時,之后就乘車前往神農頂。

神農頂在板壁巖的東南方,比板壁巖高520米,是華中海拔最高點。

兩者同處一條山脈,相距5公里。站在板壁巖上,視線上調45度,能清晰地望見神農頂的圓形迷彩建筑,和建筑上飄蕩的紅旗,以及建筑下長滿青草的陡坡。

從山下盤旋而來的公路,覆蓋著稠密的云霧,像一根鋪滿乳酪的綢帶連接在板壁巖和神農架之間。

我們坐在轎車中,像蕩秋千似的,從光滑的綢帶上蕩到神農頂。

人猿泰山見神農頂景區里人頭攢動,建議我們先去另一個景區:大九湖。

害怕擁擠的大人們異口同聲的給人猿泰山豎大拇指。兩個孩子卻埋頭于手上的IPAD游戲,不問來去。

車到大九湖景區驗票處,人猿泰山自去找地方停車,睡覺。

我們跟隨長長的游客隊伍走進景區大門,換乘景區專線大巴,行駛一小時來到大九湖核心區域,又排隊換乘紅色觀光小火車。小火車突突地噴著煙柱,在高高的山峰腳下蜿蜒前進,仿佛帶領我們駛進了夢里才有的童話。

大九湖,名為湖,實為高山濕地,四周青山連綿,由有九座大小不一的沼澤相連。從小火車別致的窗框里望出去:路基下黑色的灘涂上,橫亙著纖柔疏密的蘆葦,雪白的蘆花像少女的裙裾,在低吟的空氣里低調地炫耀舞姿。

蘆葦腳下的淺水區域,薄霧如煙,飄浮著翠綠明媚的金錢草,金魚藻,鹿角苔,藍翅蜻蜓飛于其上,青蛙彈腿鳧于其下。

深水處,波如明鏡,倒映著火車煙柱、山花草樹、白云蒼狗,一些以往從未見過的魚蝦閑游其中。

低頭望去,人車魚蝦穿梭,云霞蟲鶴爭渡,不知此身在水,還是在天。

舉目望向遠方,遼闊的草甸上長滿大片大片的麥冬草,像碧綠的海浪,跟隨風的節奏起伏升降。草甸深處排列著一小片一小片的杉林,楓林,松林,柏樹林,梧桐林……或青,或白,或紫,或黃……在黛色遠山的映襯下,低矮而精巧,如同畫家筆下橫抹的油彩,野趣橫生,意韻渺遠。

早被城市生活弄得疲憊不堪的我們,一直渴望獲得大自然的擁抱,面對如此曠世勝境,豈愿呆坐車中做看客,不等車輪停穩即紛紛跳下車,迎著清涼舒心的湖風,闊步走向心里那片山和海。

一條高出湖面一兩米的原木步道,從湖岸邊延伸向湖澤深處。步道兩邊碧草如茵,蘆花如雪,時不時有白色天鵝漫步水邊,滿眼皆是平原上絕難遇見的奇花異木。

我們忘情地徜徉在草木深處,直到日掛西山才重登小火車,駛向景區出口。

幾個大人見即將告別這片仙境,再也無心管那兩個吵鬧的小朋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窗外,似乎要把自己的眼睛變成攝像機,把這片世外桃源永留心底。

我們順原路回到神農頂所在的山脊上時,天色已經暗淡下來,氣溫越來越低,嗚嗚的寒風吹得人起栗子。此時,神農頂景區內已看不到什么游客。孤獨的神農頂像一個擎天巨人獨坐黃昏,格外沉靜。

我和那位三年級剛畢業的小學生,兩位女士,走出車門,打著寒戰,匆匆忙忙登上神農頂的圓形迷彩建筑。

(神農頂夕陽云海-金世紀旅游張林芳供圖)

我站在掛有“華中第一哨”字牌的高塔下,站在整個神農架的至高點上,憑欄遠眺暮色蒼茫的千山萬壑,只見云海如雪滾過遠處的山脊,一輪紅日落在遠峰,頭頂霞光萬道,腳下青云浩渺,不由地想起譚嗣同《道吾山》中的詩句:

夕陽懸高樹,薄暮入青峰。

古寺云依鶴,空潭月照龍。

卻又覺得未能準確傳達此情此景。

正轉念,隱隱聽見遠山傳來幾聲雞鳴,一時腦電奔逝,想起李太白《夢游天姥吟留別》中的句子:

腳著謝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

千巖萬轉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龍吟殷巖泉,栗深林兮驚層巔。

……

雖仍覺未能傳神道出眼前之景,卻再也想不起其他句子。

神農架第三日

我們將自己關在民宿的房間里,幾個大人一本正經地坐在桌前碼字,看書,看手機,用睡姿對抗前一天登山造成的肌肉酸痛。兩個孩子趴在床頭玩IPAD游戲,不時發出幾聲怪叫。傍晚,我的精神恢復了八九成,去木魚鎮上閑逛,看見鎮子腳下有條小溪,銀鱗閃爍,就回民宿邀了那位小學生一起到溪里捉魚。

神農架第四日

我們不約而同睡過了早餐時間,只好去街頭過早。

順著民宿外的青石板路下行數十米,一家早餐店出現在視線里,門口的案板上擺著各種面食,案板下的人行道上放著一張陳舊的原木方桌,幾條木凳。

店東是個中年女子,下巴和額頭一樣寬廣,臉膛紅撲撲,帶著山里人特有的憨厚氣質。她一邊忙著手里的活計,一邊熱情招呼我們。

吃完充滿山野風味的早餐,順原路返回民宿。人猿泰山的車已停在民宿門外。

當日,我們游覽的景區有兩個:天燕,人形生物研究展覽館。

天燕景區在神農架的西北部,離木魚鎮69公里,景點眾多,但都很集中,全程走下來只需90分鐘。

天燕的人行道為懸崖棧道,分為燕徑和云棧:從山腳下到燕子洞這一段路為燕徑;過了燕子洞,到彩虹橋這一段為云棧。

燕子洞全長3.7公里,洞中寒冷無光,需要人工照明。我們在洞中瑟縮前進時,時不時聽見洞府深處傳來飛行動物扇動翅膀的聲音,瞥見一團團黑影從頭頂微弱的手電光里掠過。如果不是人猿泰山提前告訴過我們,洞里居住著數量巨大的短嘴金絲燕,我們很可能會被這些從幽冥中飛出來的小動物嚇壞。

走出燕子洞,依然是高低迂回的懸崖棧道,鳥瞰崖底,云煙出于青谷,群鳥飛于林上。

走不多久,棧道逐漸向下,疏密相間的杉林前方現出一座半圓形單拱鐵橋。橋上云層堆積,凝而不動,如仙女膝下備紡的棉花團,伸手可摘。橋下云濤怒卷,霧氣漫旋。一束紫金霞光自云層中射下,照著橋上的紅闌銀階,金光眩目,紫氣團團,雄勁的橋身時隱時現,如天降金龍,舞于萬山之巔。

雙足踩到橋面上,左右的視野更無遮攔,更加遼闊。

千山如海,皆在橋下。

萬谷如溝,俱在腳底。

山與天之間,青冥一線,仿佛置身于沒有起點與盡頭的時間之海,不知身在何處,家在何方。

面對如此廣袤的自然迷境,我突然生出幾分悲涼,心中暗想,真是沒想到!如我這樣的人形生物,竟不如森林里的一片樹葉,一根小草。樹葉落了,逢春即發。小草枯了,過冬即生。我若沒了,千秋萬代,永不再見。

感慨之余,我邁開腳步,走到弧形橋面頂端,忽覺橋身不住搖晃,一時雙腿發軟,頭昏腦脹。

我連忙連做幾次深呼吸,穩住心神。等到魂魄稍定,扶欄遠眺,發覺橋頂的視野更加高遠、雄奇,只見腳下山脈起伏,一直延伸到天際,一座座巨型山脊延伸入幽暗的深淵,無數洞府幽谷、絕壁飛瀑藏匿其間。

我心說,難怪有那么多人認定神農架有野人。面對如此廣袤的天地,古老的地貌,誰敢說其間沒有超出人類認知的靈異之物。

走出天燕,我們重新坐進人猿泰山的車中,朝另一座山駛去。半小時后,車子爬上一個埡口。

人猿泰山停車路邊,說:“這里有一個人形生物研究展覽館,展出的東西很有趣,值得一看。”

我們懷著好奇走進略低于地面的展館內,發現展館只有百十平米,中間豎著兩個圓島狀玻璃柜,柜中張貼著神農架野人的新聞報導、照片,擱著生物學家們在神農架采集到的野人毛發、腳印、巢穴物件等等,四周的玻璃壁櫥和墻壁下的玻璃柜里也存放著與野人有關的文檔、書籍。

展館里濃厚的野人氣息激活了我追蹤野人的念頭,我準備跟人猿泰山商量一下,讓他帶我去一座游人從未到過的山嶺,讓我在山林里呆一段時間,方便我邂逅野人。

走出展館,回到車中,正準備跟人猿泰山交流這件事,不料那位小學生搶先一步奪走了話語權。

“司機叔叔,你能不能帶我們去看看野人?”他望著人猿泰山的后腦勺,聲音清脆得像牙齒切碎嫩黃瓜,眼中閃爍著渴望的光芒。

人猿泰山把放在方向盤上的雙手放下來,扭過身來,從駕駛座靠背側面露出三分之二個臉龐,一本正經地望著那位小學生,過了好幾秒鐘才開口說話:“你看見了嗎?我就是野人。”

“你說什么……你……就是野人?”小學生顯然不太相信人猿泰山的話。但他似乎被人猿泰山來自石器時代的相貌嚇著了,上半身疾速后撤,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人猿泰山沒有當面回答他,呵呵一笑,轉身坐正,啟動引擎,駕車駛離展館。

我本來想教人猿泰山帶我們去無人之境尋找野人的,卻被小學生帶走了節奏,只好忍住不做聲。

車子駛出百米后,車輪向左,在懸崖上滾過兩道弧線,駛入一段弓形柏油馬路。

人猿泰山那渾厚又松弛的嗓音再度從車廂前部傳來,但是經擋風玻璃反彈后,音質和音量都有所損失,比先前低沉不少。

“很多人到神農架來都是為了看野人。”人猿泰山說,“但是,在我們這些本地人看來,我們就是神農架的野人。尤其我爺爺那一輩兒,一輩子都在山里種地,砍柴。吃、穿、住、行……所有用品都來自山里,跟外界完全隔離,跟山里的野人沒啥區別。”

坐第二排那位總是擔心登山傷膝蓋的男士說:“可是現在好了啊,旅游經濟,這么發達,你們這些‘野人’都變富豪了。”

我說:“是哦,山里邊空氣又好,又沒壓力,壽命都要長一些。外邊的人來這里都不愿走。”

人猿泰山說:“哪有這么好?神農架的生意只能做兩個月,也就是夏天到這里度假的人多一點,十月底就開始下雪,一直到第二年四月份都很冷,都沒什么游客。”

此話一出,我和坐在第二排的愛膝男士都發現,再也沒本事接住他的話頭,只好轉頭望向窗外的落日遠山。

神農架第五日

上午,我們六人全在民宿里未出門,或在房里玩手機,看書,或到樓頂晾曬衣服。

下午,我們一起登上后山,到香溪源景區游玩。

此景區沿溪而建,道路平緩,游客絕少,很輕松即走完全程。

我見溪谷兩岸,樹木濃蔭,遮天蔽日,棧道下怪石磊磊,流水自山石頂端疾墜而下,如淵龍咆哮,震谷動天,即停下腳步,用手機中的錄音機錄下一段溪水轟鳴,以便今后能聽見神農架。

神農架第六日

今天要游覽三個景點:天生橋,官門山,神農壇。

天生橋,在老君山北麓的山崖上。

一個自然形成的溶洞從崖頂穿透到崖底,起源于黃巖河的溪水從洞頂折疊而下。

站在崖下的棧道上抬頭望去,崖上巖壁橋接著巨大的山體,天光自洞頂破空而來,和雪白的瀑布、水氣交融在一起,在喀斯特洞壁咕咕流淌。潮濕的空氣使人的眉毛鼻尖都掛著晶瑩的水珠。

俯視腳下,清潭倒映碧崖,大小不一的山石橫陳水底,針頭般大小的魚兒行止其間。

據路邊標牌介紹,過去常有虎豹盤踞潭邊,現在有山羊成群結隊來此飲水。大概這里的水比較甜,很招動物喜歡。

官門山景區在木魚鎮以西,只有2公里,步行即可前往。

整個景區的景觀皆建在草木遮天的深澗里。行走在澗底的木道上,陽光從蔥蘢的森林里穿行而來,灑落在木道、溪流、山巖、樹腳下……斑斑點點,光怪陸離,使游人如同走入一幅移動的油畫。

景區內建有自然生態博物館群,藏有2000余種神農架原生植物,150余種珍稀特有植物,112種神農架本土野生果木,876種藥用草本植物,還有孩子們最喜歡的神農架野生動物園,充分顯示了神農架生物的多樣性。尤其是其野人科考館,展品眾多,內容極豐,幾乎囊括國內外所有科學家在神農架的科考成果,遠超之前看過的人形生物研究陳列館。

神農壇,是祭祀華夏始祖炎帝神農的祭壇,其主要景觀有兩處。

一是樹立在山腰的巨型炎帝頭像。

設計者別出心裁,將炎帝的頭像放大百倍,加裝兩只象征權力和力量的牛角,置于百步臺階之上。其身后青峰插天,其身前群山連綿,其腳下巨木蔥蘢,清流奔涌,烘托出一種特別偉岸、特別神圣、特別古老的意境,讓整座山谷彌漫著濃稠如血的上古之風。令觀者五心震憾,五體膜拜。

二是屹立在神農壇山坡上的千年杉王。

千年杉王是我此生見過的最粗的樹,粗到它腳下的森林都被襯成了小草,在它身上隨便挑一根小樹枝,都比森林里的“大樹”粗壯,以致讓我疑心它已像白素貞修煉成精。

杉王也是我此生見過的最高的樹,高到裸露在地表的樹根都高過房頂,令人不由自主地擔心它被雷電毀壞。

杉王還是我見過的——唯一擁有超長樹齡而毫無蒼老衰敗之態的。

我曾在故宮見過一些樹齡只有四百年的柏樹,其中不少由皇帝親手栽培。它們有深墻大宅遮風擋雨,有專業匠人除草施肥,卻一個個打著釘子,捆著鐵絲,根枯葉黃,左歪右倒, 一片垂死掙扎之狀。

這株千年杉王,長在貧瘠的山谷里,年年經風受雨,歲歲披霜掛冰,白天無人管,夜里無鬼問,卻始終腰桿筆直,枝繁葉茂,像一個永不言敗的戰士。

古人說:木秀于林,風必摧之。這千年杉王獨木成林,獨自長成一道絕世風景,為何沒被大風摧毀呢?為何獨它能一身獨善千秋呢?

我感覺精力尚充沛,獨自沿著之字形山路走去。

走了個把小時,駐足路邊俯視山腳,見我離民宿所在的那條街道已有兩三公里。

舉目仰望對面山峰,夕陽隱于山后,山與天俱青,天色依然較明亮,三兩只歸鴉自山頂落于山腰的樹林中。

轉頭望見前方路邊有棵綠松,樹下一方半人高的石頭,走上前倚樹而坐。

夜氣漸濃,膝頭冰涼,鼻息中花草的芬芳變得沉郁而潮濕。

遠處的山谷漸漸陷入一片青冥,像進入了夢中,輪廓模糊。

山腳下的木魚鎮次第亮起一盞盞燈,像一片落在溪中的樹葉,點綴著點點螢火。

突然,兜里的手機一陣震動。掏出手機,見是人猿泰山發來一則微信。

“咕森,明天我就不陪你們了,你們自己玩兒吧。

我趕緊回復,“不行啊,明天還要你幫忙呢?

“幫什么忙?

“帶我去找野人。”我將先前壓在心底、沒來得及說的想法告訴他,“我想去神農架的原始森林里走走,去沒有人煙的山林里找一找野人的蹤跡。

他過好一陣才回復我:“游客進山的路線都是當地主管部門規定好的。如果要去沒有開發過的地方,要跟主管部門打申請。你這個想法目前行不通。

“那也沒關系啊,你明天帶我去主管部門,我去打申請。”我知道這樣的申請有一定的難度,卻不愿就此放棄。

哪知他一口回絕了我:“明天不行。

我說:“我雇你啊,給你錢。

他發來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不是錢不錢的,我明天要陪老婆。

“你老婆不在木魚嗎?讓她明天一起去。

“她不在木魚,在宜昌醫院里。

“……”我突然覺得自己有些不講理,不知再說什么。

不過,他緊跟著發來的一個開心的表情,緩解了我內心的不安。

“我老婆生孩子了,我要去宜昌照顧她。

我心里一樂,心說,原來是件好事,即刻回復:“原來是小野人出生了,看來你這個野人非下山不可了。

他發來一個笑盈盈的表情,說:“等過了這段時間,你再來,我去幫你申請。

我說:“好哦,等你的消息哦。祝小野人茁壯成長,揚名世界。

……

數小時前的餐桌上,我加了他的微信。

我往他碗里舀了兩枚魚丸,說:“你是我所有朋友里最獨特的一個。

他哈哈一笑:“那是肯定的,因為我是野——人。”把個“野”字說得特別隆重。

可如今,野人要去陪小野人了,要下山了,做不了指望了。

神農架第七日

上午,我們全體人員在民宿中休息,收拾回程的行李。

午餐后,我們一起到一樓前臺退房卡,隨即一起步行去木魚鎮長途客運站。

返程途中,白色巴士在狹窄的山道上平穩行進。全車乘客不約而同保持著沉默。眼望窗外疾速退去的神農架,我的腦子自然而然地想起在神農架某個森林里寂寞行走的野人。

我暗自思量,或許神農架的野人,并不是一個科考命題,而是一個人文謎語。

曾有史家記載,夏商之際,原本居住在平原地區的巴國人,為躲避戰亂,舉國拋棄城邦,遷入大巴山,在千山萬壑中采石為城,伐木為樓,耙山為田。自此,巴人世代生活于峭壁之巔,溪谷之畔,白天與山魈同行,夜晚與虎豹共燭,過上了野人一般的生活。

或許是巴人的血淚,與大巴山世代共存的巴人,使神農架野人有了堅實的骨架與豐盈的氣血。

我任憑自己的目光和思緒在窗外的密林里穿行,在車輪下的溪水里跳躍。那位小學生卻倚在我胳膊上睡著了,懷抱一瓶神農架山泉水。那是他昨天傍晚專程去香溪灌的,里面裝有兩條驚慌失措又無路可逃的小魚兒。

我擔心瓶子從懷中滑落,伸手捏住瓶頸,想將瓶身從他稚嫩的臂膀中抽出來,卻發現他抱得太緊了,根本抽不動。

關注吾游網
吾游網官方微信
掃描左側二維碼添加
吾游網官方微信
為什么選擇我們
連續八年游客接待第一的神農架旅游網站
神農架本地客服7x24小時保姆式服務保
姆式服務
我們為超過15萬消費者提供過預訂服
接待旅行社直銷省錢、可靠、更優惠
掃描微信二維碼
2个月通过ppt赚钱